小程序&&公众号
资讯首页 出售资讯 商业动态 人物专访 国内楼市 优惠活动 看房日记 工程进度 新房资讯 本地楼市 租房资讯 楼市焦点 政策法规

潮玩市场分析:市场规模不断壮大,知名IP地位仍难以动摇

2022-04-22 10:37:19 点击 评论

3月28日,泡泡玛特发布了2021年度的全年业绩报告。 颇为值得关注的有两点: 一个泡泡玛特的营收增速有所放缓,报告显示泡泡玛特全年营收同比增长78.7%达44.9亿元,而此前其营收增速一度超过225%; 另一个是毛利率小幅下滑,泡泡玛特的整体毛利率由上年的63.4%下滑至61.4%。 当然,泡泡玛特依然保持着较高的净利润,同比大涨63.3%至8.55亿元。

近年来,潮玩市场相当火爆,泡泡玛特算得上是风向标,甚至让投资者趋之若鹜。 此次泡泡玛特的业绩出炉,略微让人有点担心,这是否意味着火爆了两三年的潮玩市场开始“降温”了呢?



粉丝们不买账了吗?

——复购率略有下降


火不火爆要看消费者买不买账。 泡泡玛特此次财报当中显示的会员数量还在持续增长,注册会员达到了1958万人,有1218万人是新增会员,显示出“粉丝”们对于泡泡玛特还是相当推崇的。

但值得一提的是复购率,最新的财报显示复购率为56.5%,反观2019年这一比率是58%。 虽然复购率下降并不完全意味着用户的绝对流失,并且复购率只是小幅下滑,但如果任由这样的形势发展下去,“脱粉”的可能性就会很高。

iiMedia Research(艾媒咨询)此前发布的潮玩和盲盒相关报告中指出,中国盲盒行业发展会遭遇到用户流失风险的挑战。 数据显示,超过3成受访网民认为盲盒噱头过大,产品本身缺乏实用性,超过2成用户认为价格不合理。 换言之,如果用户觉得不合理的话,很容易就会造成流失。

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,用户对IP等的喜爱带有一定的偶然和随机性,加上品牌忠诚度不高,一旦市场红利消退,存在用户流失的风险。 此外,盲盒商家虽然拥有知名IP(知识产权),但是缺乏创意和更加能触动消费者的点,也很难提高用户粘性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泡泡玛特的销售成本明显上升,从2020年的9.19亿元上升到2021年的17.32亿元,同比增长了88.4%,增幅相当高。 “粉丝”阵容不断扩大,潮玩品牌需要花费更多的财力和精力,保持对“粉丝”们的良好吸引力,整体就处于“高位运营”的状态。

或许粉丝们并没有不买账,但很显然,如果一个大的IP没有可持续发展的吸引力,到高位阶段就有可能不断“脱粉”,进入平台期之后,很难保持原有的迅猛增势。

IP还有吸引力吗?

——知名IP仍难以动摇


那么问题来了,IP还有吸引力吗? IP是潮玩界最核心的要素。 当前盲盒IP主要有两种类型:

一是来自知名影视、动漫、游戏、历史人物等有故事背景的现存IP;二是由设计师设计的没有故事背景的原创IP。 其中,现存IP一般自身原有或来自IP持有者的授权。

艾媒咨询的调研数据显示,中国盲盒市场头部玩家运营IP数量都比较多,其中Hasbro和泡泡玛特运营IP数量接近100个。 如果光从泡泡玛特此次的业绩看,旗下知名IP的“吸金”能力还是很强的。 Molly、SKULLPANDA、Dimoo等泡泡玛特自家IP产品的盈利能力相当强悍,收入达到了25.87亿元,同比上一年度的9.80%,猛增164%。 最知名的Molly仍然是“吸金之王”,上述三大IP收入均超过5亿元。 IP在泡泡玛特整体收入的比重也从39%跃升为57.6%。 所以,仅从年报数据看,知名IP依然保持强势。

不光是老的IP,很多新打造的IP,比如上市只有一年时间的SKULLPANDA,以及小甜豆,“吸金”能力丝毫不弱。 泡泡玛特还特别针对高端市场,推出了MEGA珍藏系列,价格区间基本上从千元起步,甚至高达万元。 珍藏系列对于财报的贡献率,同样不可小觑。

艾媒咨询在相关报告中揭示,由于潮玩产业发展迅速,中国IP授权市场发展迅速,涌现出很多新的入局者,尤其是众多初创企业涉足潮玩,仅在2020年注册企业的数量达到250家。 此外,潮玩周边如潮玩收纳同样爆发,2020年天猫潮玩收纳消费用户规模同比2019年增长100倍。

但初创企业所面临的问题就是IP的号召力不够强,除非有某些特定因素让新锐IP一炮走红,否则要想动摇已经在市场上有着一定位置的知名IP,目前看来是相当困难的。

投资价值还高吗?

——涨价风引发不满意


潮玩市场的火爆,不仅仅是“玩”,还有着“投资”的价值。 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,以盲盒为代表的潮流玩物,不确定性的刺激增强了吸引力,并且成为用户社交传播的热点话题。 此外,盲盒还具有收藏、精神慰藉等属性,这使得盲盒的受众面更广。

而盲盒玩家还有一大热衷的趋势,就是喜欢淘闲置或者二手盲盒。 在二手电商闲鱼平台上,预计有至少44万的盲盒玩家,艾媒咨询的统计显示,“双11”所在11月份,闲置盲箱交易额突破1.2亿元,同比增长70%以上。

有一些隐藏款和热卖款由于具备稀缺性,价格甚至高于原价的几十倍。 潮玩等产品的“溢价”相当之高。 泡泡玛特推出的MEGA 珍藏系列娃娃就被炒至近37000元,甚至还有知名设计师的联名款被炒至近10万元。

不过,去年泡泡玛特对于某些盲盒单品,如新发布的SKULLPANDA和一禅小和尚系列产品实施了涨价,让不少“粉丝”们感到失望。 虽然价格涨了10元,并不算特别贵,但网络上众说纷纭,很多“粉丝”不乐意。 盲盒涨价同样会引起二手市场的价格波动。 从“粉丝”们的接受程度来说,显然还是物美价廉的产品更令人追捧。

根据艾媒咨询关于模型类潮玩的消费者调查数据显示,超过4成用户选购模型时主要考虑产品价格,其次是产品是否正版(37.7%)及其网络口碑(35.7%)。 此外,升值空间、品牌口碑、模型尺寸以及售卖服务等也成为部分用户的考虑因素。

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,模型成本包括IP授权费用、设计、开模、生产等成本,而且对设计师的工业设计要求比较高,所以产品售价较高,因而模型用户在选购产品时,不仅仅考虑个人对模型的喜欢程度,更要考虑产品的价格。

价格作为商品中最重要的杠杆元素,在潮玩领域同样发挥着重要的作用。 而体现在投资市场,泡泡玛特的股票市值大约为434亿港元,相较于上市初期,已经跌了很多。

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,中国潮玩市场整体规模还在不断扩大。 数据显示,2020年中国潮玩经济市场规模达到294.8亿元,2021年将以30.4%的增速升至384.3亿元,2022年预计还将继续保持增势。 但由于潮玩市场已经连续火爆了两年多,未来如果没有新的IP刺激的话,火爆程度将会有所“降温”。

而如果要想通过潮玩来进行投资,恐怕还是那句经典的名言: 投资有风险,入市须谨慎 。




用微信扫一扫,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